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9年募资35万亿定增造就资本盛宴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6:52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9年募资3。5万亿_定增造就资本盛宴

时至今日,《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颁布并实施已过去整整9年,这期间,超过1200家上市公司发起了近2000起定向增发。

[9年来,A股累计有2050起增发,累计增发4763.4亿股,总募集3.49万亿元。上市公司对定增更是趋之若鹜]

时至今日,《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颁布并实施已过去整整9年,这期间,超过1200家上市公司发起了近2000起定向增发。

而定增给A股市场带来的影响,并非数据可以简单描述。在9年间的无数个例中,定增创造财富、改善股权结构,甚至是改变上市公司命运。但同时,玩法百出的各种交易隐秘暗道,也在规则空隙中悄然滋生。

定增的威力

定增的出现和壮大,逐渐改变了A股的股权融资格局。配股再融资的主流地位逐渐被取代。据《第一财经日报》统计,2006年至今的9年多来,A股仅发生了99笔配股;累计募集资金3123亿元。增发市场则全然不同,9年来,A股累计有2050起增发,累计增发4763.4亿股,总募集3.49万亿元。上市公司对定增更是趋之若鹜。9年间,有17家上市公司发起过4次定增,包括新华医疗、科达洁能、同方股份、华邦颖泰、平安银行、福田汽车、京东方A等。其间,还有49家上市公司发起过3次定增。

然而,这些数据或还不足以显示定增的威力。

华邦颖泰在2004年6月于中小板挂牌上市,首发2200万股,总股本为8800万股;以上市当天19.27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上市初华邦颖泰的市值不到17亿元。11年后,目前华邦颖泰的总股本为18.83亿股,总市值约为300亿元,在中小板全部个股排行中挤进前70位。

华邦颖泰的华丽变身,依靠的就是定增加高送转的巨大威力。资讯统计显示,华邦颖泰9年间共发起了4次定增。包括首发、定增、发债、借款等在内,华邦颖泰上市以来累计募资114.73亿元。其中,定增总融资额为47.5亿元,占总募资的41%。

2012年3月,华邦颖泰推出首次定向增发预案,募资逾8亿元。同时,华邦颖泰又分别在2011年、2012年中期推出10转10、10转5等分红方案。至2012年底,华邦颖泰总股本已达5.68亿股。

2013年、2014年、2015年4月,华邦颖泰发布了三次定增预案。今年次月,华邦颖泰公告了高送转分红方案。同时,定增所带来的并购重组利好刺激,一路助推华邦颖泰股价的上涨。从2006年至今,该股复权后股价累计涨幅达18倍。量价齐涨,华邦颖泰最终达到上述总股本和市值的规模。

通过定增完成资产并购、跨界转型,或是追逐热点,也成为近几年上市公司屡试不爽的造富手段。

盛屯矿业前身是1996年上市的龙舟股份。上市近20年来,公司历经了龙舟股份、雄震集团、雄震矿业、盛屯矿业的名称变更,频繁跨界转型。2009年、2010年,当时还名为雄震矿业的上市公司先后推出两次定增,解决了攸关公司生存的债务问题,并开启了科技企业向矿业领域的转型。

2012年,第三次定增接踵而至。除继续加码矿业资产之外,第三次定增还另有深意。在前两次定增后,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已稀释到9.27%,公司不掩在此次定增中固权之意。而此次定增的并购标的,资产评估较账面价格溢价高达10倍。标的身价迅猛上蹿,在盛屯矿业的第四次定增中也再次出现,并购标的评估值较此前股权交易转让时,增长了一倍。

而盛屯矿业的定增造富故事,仍还未完。去年12月,盛屯矿业发起第五次定增,打造供应链金融。此外,盛屯矿业还在继续探索互联网+经济模式,备受市场追捧。年初至今,盛屯矿业股价已经翻番。

五次定增,盛屯矿业的增发价都在5元/股至11元/股区间。但9年来,盛屯矿业的股本从6792万股扩张到14.97亿股,总市值则从不足8亿元,飙升至205亿元。

然而,想要通过定增创造财富,并非只能靠量取胜。怡亚通先后在2012年、2014年推出两次定增预案,均为项目融资。而两次定增发行价价差幅度较大,前一次为4.16元/股,而两年后的定增发行价则猛增至33.57元/股。

今年以来,怡亚通开始打造O2O战略的概念,股价一路飙涨。该股年内累计涨幅超过390%。在既往资本运作的经历下,资本市场也丝毫不掩饰对其市值扩张的预期。一直主推该股的某券商分析师就在报告中直言,“只要公司坚持既有战略执行下去,3至5年内将成长为一个3000亿到4000亿的公司。”今年6月,怡亚通再次因重大事项而停牌至今。停牌前,怡亚通的总市值只有759亿元。

“密道”层出不穷

利益驱动的各类热潮中,隐秘暗道总会悄然丛生。

近年来,大股东参与认购定增的比重有所增加,低价在二级市场吸筹变成了公开的秘密。而在部分定增案中,为保证定增的实施和认购者的收益,大股东出手高位增持为定增护航,甚至是签订保底协议已不鲜见。9年来发起过3次定向增发的大东南,就在2010年的首次定增中被投资人起诉违背保底协议规定的义务,公司与投资人则陷入了漫长的起诉和反诉中。

今年1月初,杭州中院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投资人沈利祥称在大东南此前定增中签署有保底协议,并在首次定增限售期满、第二次定增筹划阶段,被大东南要求持续买入股票,以拉高股价;大东南还承诺如股价低于商定价格后会补偿差价。之后大东南股价波动致使沈利祥大幅亏损,遂起诉追回损失。该说法遭到大东南的否认,并反诉沈利祥利用媒体报道误导舆论,从而致使大东南股价下跌、市值损失;要求沈利祥赔偿其5000万元的损失。

杭州中院一审判决,上述承诺函内容涉及操纵股市,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认定无效。但对于双方其他的诉讼请求,则全部予以驳回。

除了逐利铤而走险之外,在规则中寻找利益最大化的空档,也让定增中隐秘玩法花样百出。

天士力2014年6月发布了一则定增预案,6家发行对象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都是天士力实控人所控制的企业。最终,此次定增以33.59元/股发行了4763万股,募集16亿元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然而在8月,天士力再发布公告称,大股东天士力集团拟以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为标的,发行可交换债券募资不超过12亿元。市场观点即指出,此时发行可交换债券作用相当于质押股票,实际上已经提前绕过限售期套现。

ib培训

alevel在线辅导

alevel网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