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位美创业公司CEO刚出卖完员工利益就飞来中国谈创新了

发布时间:2020-02-19 21:07:03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虎嗅注:原文来自 The New York Times,本文摘编自网易。

2015 年,科技创业风头正劲,关于“创新”、“颠覆”的各种商业论坛活动屡见不鲜。我们往往看到主办方邀请的嘉宾在台上侃侃而谈,俨然一幅“意见领袖”的模样。但是殊不知,这其中也有不少人是“水货”,比如本文介绍的这位 CEO 就是。

从一个直接导致公司被迫出售的错误决策开始,看看这位 CEO 来中国谈创新之前,都干了什么?

我们要说的这家公司叫?Good Technology ,创办于 2009 年。当年移动软件初创企业 Visto 收购了摩托罗拉的移动消息和安全业务 Good Technology,合并后的公司更名为 Good,并把业务重心转为向大公司和政府出售移动安全软件。2013 年开始任这家公司 CEO 的 Wyatt 是摩托罗拉的前高管。

2014 年初,德丰杰和 Oak Investment Partners 等投资者给 Good 开出了超过了 10 亿美元的估值,该公司的总融资额约达 3 亿美元。但是 Good Technology 的好日子在这位 CEO 的糟糕领导下,一天天地过去。

现金流告急,CEO 极力掩饰

2014 年 Good Technology 公司收入增长了 32% 达 2.12 亿美元,2015 年收入预计增长 17%,但是?Wyatt 的增长计划并未见效,Good 业绩表现低于季度预测。4 月份,董事会开始讨论资产负债表的 “持续强劲压力”,管理层也在不断调低财务预测,但是员工对这些内情知之甚少,在今年 5 月份的公司会议上,Wyatt 说公司未达财务预期,这是因为竞争对手在其风险披露文件中说 Good 很快就会没钱,她解释说“这就好比广告用了 15 秒来介绍新药,然后用了 45 秒的时间来告诉你它有 15 种不同的方式可以致死。”Wyatt 告诉员工对此不必担心,并认为预期 Good 的现金能支撑到年底。

在 6 月份的一次全体会议上,Wyatt 再次表示 Good 的开支是负责任的。她还补充说,由于最近的一次诉讼和解拿到了 2600 万美元,公司 “有很多可选方案,” 其中就包括 IPO。不过,这个时候的 Good Technology 已经花完了账上的现金,正在寻求出售。

IPO 失利,员工利益被出卖

跟大多数初创企业一样,Good 也利用股票期权和股权津贴这样的东西去吸引员工。2013 年,员工数约为 800 人的 Good 开始筹备 IPO。2014 年 5 月,公司递交了 IPO 申请。2015年 3 月份,Wyatt 做了 IPO 路演的演示。

上半年的时候,购买员工持股的公司给一些 Good 员工报出了 3 美元/股的价格。但由于相信公司情况很好,那些员工拒绝了这一价格。8 月份时又有人出价 3.34 美元/股收购普通股。但员工并不知道 7 月 30 号外部评估机构给出的公司估值是 4.34 亿美元,而普通股的价格仅为 88 美分。糟糕的是,在 Good 股票仍被认为是有价值资产时,美国国税局已经对部分员工征税。据接受采访的部分员工当中,某一张税单的金额超过了 8 万美元,另一位更是高达 15 万美元。

到了 7 月底,董事会已经知道 Good 的现金将会在一两个月内用完。于是加快跟黑莓的谈判节奏,后者趁机会在谈判中把价格压低了 4 亿美元。9 月 4 号,一觉醒来的 Good 员工发现,自己的公司已经被卖给了黑莓。当天早上 9 点左右,数百员工涌入会议室、打开视频会议软件,他们要看看 Wyatt 是怎么解释这桩交易的。黑莓的 CEO 程守宗,笑眯眯地对 Good 员工表示,黑莓把 Good 这家估值 11 亿美元的公司,最终售价压到了 4.25 亿美元表示抱歉。

员工在一份有关出售收入股东分配情况的投资者文档中发现,自己的股票仅值每股 44 美分,而 1 年前的数字是 4.32 美元。相比之下,属于 Good 风投们的优先股价值几乎是他们的 7 倍,超过 3 美元/股。文档还显示,6 个月前的 3 月份,Wyatt 还拒绝了一笔 8.25 亿美元的现金出价——比黑莓的收购还要高4亿。

对于一些员工来说,这意味着自己的股份实际上几乎一文不值。更糟的是,他们已经为先前的高价股票纳过税了。这一切,都是在我们这位 CEO 的领导下,在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发生的。

中饱私囊,早已自留出路

这份投资者文档流转出去几天后,据说 Good 总部的一面玻璃隔墙都被打烂了。在后续的公司会议上,Wyatt 女士告诉员工谁如果要发泄的话公司准备了心理辅导师。不过显然 Wyatt 自己并不需要心理辅导师,在公司卖给黑莓后,Wyatt 带着 400 万美元离开了公司,另外还有 190 万美元的遣散费。

Wyatt 显然并没有打算和 Good 同舟共济,一些员工对 Wyatt 离开公司感到愤怒。

在 9 月份跟黑莓的交易宣布后,Wyatt 马上启程飞赴中国,她要参加当月在中国大连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最讽刺的是,她竟然以论坛嘉宾的身份出席关于公司创新的环节,而且还要为参会者给出建议!

之后 Wyatt 并没有回美国,而是去伦敦谈生意。之后,终于,她从 Good 离职了。

油箱检测试验机公司

济南过滤件滤烟性能测试装置

电脑控制高压胶管静压爆破测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