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百姓故事平均年龄64岁这群老人15天骑行1937公里

发布时间:2020-10-14 16:26:15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华龙网5月3日0时讯(记者 刘艳 通讯员 熊伟)他们平均年龄64岁,心里却住着18岁的梦。他们骑着自行车,从上海出发,经江苏、浙江、安徽、湖北,最终到达重庆梁平。15天,1937公里,一路骑行,一路追梦。

记者手记:这群老人“骑士”的追梦之旅,触动着无数颗抱有梦想的心。

出发:一场说走就走的骑行

近了、近了,经过14天的骑行,距离梁平越来越近。4月23日清晨6时过,318国道万州分水段,71岁的罗龙春猫着身子,使劲儿蹬着自行车,飞快地朝着梁平方向前进。

4月9日,罗龙春和队友7人从上海人民广场零公里标志处出发,这是318国道的起点,开始了骑行之旅,他们的目的地是家乡梁平。如今,他们已快进入梁平,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我们都是梁平本地的骑行爱好者,这次活动也是大家自发组织的。”罗龙春是这次骑行之旅的队长。他说,此前队友们也曾骑着自行车跑过大足、酉阳、秀山,还有贵州等地,不过都是周边骑行。这次大家决定趁着还骑得动,挑战自我,来一场长距离的骑行之旅。经过商量,大家决定骑一次无数骑行者向往的318国道。

说干就干。8人开始出发前的准备,检查装备、规划线路。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次骑行之旅的困难之一是身体是否吃得消。

“年纪这么大了,还折腾这些做什么?”罗龙春的妻子有些担心老伴,最初并不同意他参加这次骑行,毕竟罗龙春已经71岁,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位,而其他7位老人中最小的年龄也已62岁。

罗龙春说,出发前一晚,他还在做妻子工作,本以为妻子不会支持,没想第二天,妻子不仅一早起来给他煮了鸡蛋,还让女儿买了水果送到梁平汽车站为他们送行。

戴上头盔,灌满水壶,压紧裤脚,背上行囊,4月7日,8位老人带着自行车从梁平乘大巴车前往上海。到达后短暂休息了一天,于4月9日开始了他们的千里骑行。

骑行:遇爆胎刹车失灵状况不断

千里骑行的最初两天,用老人们的话来说,“累并快乐着!”

从上海出发,一开始老人们铆足了劲儿跑,一天要跑160公里左右,汗水反复打湿衣服,小腿蹬车蹬到酸疼,每晚一到宾馆倒头就想睡觉,但他们却感到充实,毕竟千里骑行迈出了第一步。

不过,好景不长,由于天气较热,每天骑行距离较长,随后几天骑行队里不断有自行车遭遇爆胎。

“还好大家随身携带了修车工具。”这次骑行中,骑友陈金明此前是开大车的,有修车经验,荒郊遇到爆胎,大家将车停在路边,现场动手修好车后继续出发。

一路上老人们跟着手机导航骑行,过了浙江,进入安徽,可在安庆时却走错了路。“当时下着雨,我发现大家离318国道越走越偏。”负责线路规划的徐海荣发现问题后,虽心里着急,可脸上却不敢流露,“怕让大家都慌了。”

徐海荣借着避雨,让队友们休息,自己则拉过队长罗龙春看着导航重新规划路线,经过100多公里的绕行,最终大家回到了318国道,在天黑前找到宾馆住下。

“路上最惊险的遭遇是我们走到湖北四渡河大桥附近时。”徐海荣回忆,当时他们经一条小路骑行,小路通过两辆小车都略显挤,路面坑坑洼洼,高低起伏,骑在路上,一起一落,仿佛身体和车都在一起跳跃。

大家不敢大意,尽量控制车速。可当徐海荣骑到一半正好进入下坡路段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所骑的自行车油刹在滴油。

徐海荣心里一紧,试着握紧刹车把手,车没反应,刹车失灵了!

情急之下,徐海荣只得一路强滑,直至路面开始上升,终于将车停下,而这时,他掌心里已全是汗水。

徐海荣说,出发前大家都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没带相应的扳手,当时又在荒郊,无法找到修车店,只好给车换了个刹车片,再用502胶水将漏油点粘住,一群人推着车走过小路。

虽然状况不断,但老人们没有打退堂鼓,一路骑行,经江苏、浙江、安徽、湖北,经过15天骑行,4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老人们终于达到318国道梁平段1937公里桩,完成了这次近2000公里的骑行。

收获:患癌老人完成千里骑行

15天、1937公里,这群老人说,与其说一路骑行,不如说一路收获。

“我战胜了自己。”罗龙春知道,临出发前,妻子最担心的是他的身体。5年前,罗龙春被诊断为前列腺癌。那时的他感到生活没有了希望,每天都窝在家里。朋友来看他,邀他骑车锻炼,他也是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加入。

“走出家门,骑着自行车在路上奔跑的感觉似乎还不错。”这不,罗龙春已坚持骑自行车5年多。这次,罗龙春参加千里骑行,作为队长,他总是骑在最前面,给大家带路。晚饭前,他开始忙着找伙食、住宿的地方,“每次都要多比较几家看哪家更便宜,还要考虑可以停放自行车”。到了晚上,他又把楼层较低的房间留给其他队友,然后才和徐海荣一起规划第二天的行程。

“你是不是假病哟?”在其他队友看来,骑行中的罗龙春活力十足。用他的话来说,“人动起来了,越骑越快乐。”

沿途,老人们也并不疲于赶路,而是更在意路上的风光,他们打卡黄鹤楼、游览葛洲坝,远眺四渡河大桥。“即使是在安庆走错路,大家得知后也没抱怨,反而沿着绕道进入太湖县,感受了当地的风土人情。”骑行队里的队友唐文连说,一路的秀美风光、风土人情,让大家打开眼界。

“不仅如此,我们还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63岁的队友梁贻文说,一路上,大家主要靠手机导航找路。不过对于年过半百的他们来说,使用智能手机并不太精通。大家都是摸索着来,你教教我,我帮帮你。现在不仅会用导航,还能用手机拍照、剪辑视频,把沿途经历记录下来。

下一站:骑行川藏线挑战高原路段

回到重庆,老年骑士们并没有闲着,周边的骑行活动不断。他们在为下一次长距离的骑行做准备。

其实,多年来,老人们不时都会相约骑行,距离也越来越远,一口气骑个几十公里对他们来说也是轻轻松松。当然骑行装备也在升级,专业的骑行服、骑行帽,还有专业的自行车。

“大家的肯定也给了我们鼓励。”徐海荣还记得,他哥哥得知他们要回来的消息,23日清晨5点多就在回梁平的路上拉着横幅迎接他们凯旋,还为大家准备了早饭。

到达318国道1937公里桩时,当自行车出现,早早在此等候的家属为他们送上掌声,徐海荣的妻子、女儿女婿带着外孙女专门从成都赶来,小孙女高兴地拍着手,嘴里叫着“欢迎公公回家”。

看到这样的阵仗,一些村民也围了上来。“厉害哟!都六七十岁了,还骑行上千公里。”有老人听了他们的骑行之旅,嘴巴张得老大,竖起了大拇指。还有人跑过来要和他们合影。

罗龙春告诉记者,如今他们又有了新目标。大家想骑行去北京,现在都有队友在梳理线路了,大家热情高得很。

下一步,他们还计划骑行川藏线,针对高原反应等不良因素,会先做一些预先适应性训练,量力而为,“一场骑行虽然很累,但跑在路上,心在飞翔。只要我们还能动一天,骑行就会继续。”

长春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武汉不孕不育医院

胎记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