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踏上艺术品金融化之旅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09:21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信托本身就是一门艺术,一种金融的艺术,你要把信托这个行业当成一种艺术去欣赏它,去创造它,才能把信托做好。否则,你只能跟在别人后面走前人走过的路,嚼别人吃过的饭,永远没有创新。

虽然国投信托有限公司还只是一家年轻的信托公司,但是在信托行业,它通过对葡萄酒、黄金、艺术品等另类投资领域的大胆尝试,形成了自身独特的优势并得到了业界的认可。

2010年12月初,在“2010年中国信托业峰会”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蔡鄂生在演讲中表示,在“十二五”期间如何实现信托的转变,跟上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掉队,把信托办成真正的信托,需要更多的人来思考和实践。他在演讲中还特别提到,国投信托探索葡萄酒、黄金、艺术品等信托计划走的路子就是一种很好的探索;其艺术品信托计划已经开始在做一些有潜力的艺术品,价值不仅仅体现在投资与收益上,而且,通过这些信托计划,可以使那些真正有造诣的大家被发现,可以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文化。

2010年12月底,本刊记者采访了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总经理吕益民。国投信托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是国投集团金融板块的主要成员之一。吕益民表示,国投信托的创新文化,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创新精神的体现,把信托办成真正的信托,研发艺术品信托计划等也是国投信托正在努力的方向之一。

吕益民从事金融、证券、信托工作20多年,对金融业的发展有着深入的研究和思考,对市场有着敏锐的触觉和判断,善于挖掘新的投资领域。当大家都挤在证券、房地产这些领域的时候,2007年,吕益民开始关注艺术品投资领域。此后,历时两年的研发设计,在经历金融危机之后,2009年6月,国投信托正式踏上了艺术品金融化之旅,推出了国内首款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推出了9支艺术品信托计划。“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系列产品已经成为国投信托的一个重要品牌,相继获得“2009年度诚信托·价值信托产品奖”、第三届中国优秀信托公司评选之“最具影响力品牌奖”等奖项,得到了公众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认可。

艺术品金融化的土壤

随着经济发展,对于一些高收入阶层的人士来说,除了房地产、证券等传统的投资领域之外,能不能给他们提供其他的投资选择?吕益民近几年一直在做这个事情,就是把艺术品和金融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务融合在一起,他提出一个概念,即艺术品的金融化。

什么叫做艺术品的金融化?吕益民认为,艺术品成为金融机构资产管理的投资标的,以及艺术品可以成为金融机构对企业或个人信用评级和资产定价的重要标的是其两个核心特征。一方面借助于金融机构的专业运作,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可通过购买艺术品金融化产品获得投资回报;另一方面,艺术品的拥有者可以通过信用评级,使艺术品获得融资或是相应的金融服务。国投信托的艺术品信托计划在上述两个方面都有所尝试。

近3年来,吕益民连续受邀参加 “亚太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峰会”,每次他的演讲都聚焦于同一个主题—“艺术品投资,艺术与财富的融合”。精彩的演讲经常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除了大会现场有许多人跟他交流以外,还有一些同行,甚至国外的同行给他写信,他们没想到在国内还能听到这样新颖的观点,因为西方发达国家也仅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陆续推出艺术基金、为收藏家提供咨询服务和抵押融资的艺术银行服务。2009年,当国投信托的艺术品信托计划在市场上推出以后,国内很多商业银行私人银行部都非常感兴趣,希望能与国投信托合作,为他们的私人银行高端客户提供这样的产品。

吕益民说,艺术品天生就是一种投资品,这由它的本质所决定,它除了拥有文化属性以外,还具有经济属性、金融属性。就银行的很多高端客户而言,财富的增长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的变化,他们追求的不再是纯粹的财富增值,而艺术品投资既有财富投资的收益,又有精神审美的享受,还是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无疑是一项受欢迎的选择。

通常,会有人认为,艺术品只是艺术家、拍卖公司和收藏人士等一些小圈子里的人自己玩的东西,吕益民认为这是一种片面的看法。一国经济的崛起,也需要文化来支撑。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不能仅看GDP或是其他经济增长数据,还有一个衡量指标,即文化艺术市场的发达程度。从历史来看,全球艺术中心通常随着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而转移。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三大艺术品拍卖市场,仅次于美国和英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国家实力的体现,应该纳入国家战略发展计划之内。

近年来,由于艺术品市场逐渐升温,各拍卖公司成交额不断创纪录,并且,中国一些单件艺术品屡破亿元大关,一些媒体惊呼中国艺术品市场开始进入“亿元时代”,这些热点话题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和讨论。应该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吕益民分析说,一方面,大多数商品,包括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在上涨,艺术品也不例外。另一方面,艺术品本身具有一个合理的估值空间,许多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在多年前就已经突破了亿元大关,而且是以美元或欧元计价,对于中国的一些顶级艺术家的著名作品来说,价格突破亿元人民币,也属正常。

“这从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中国艺术品的定价权应该掌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里”。吕益民说,与油画定价权掌握在西方国家不同,中国的艺术品,比如国画、书法等定价权应由中国自己来定。

吕益民表示,如何发现有价值的作品和艺术家是一个过程,任何一个市场都可能存在估值过高,或是估值过低的情况,关键是要寻找价值的洼地,从而去获取回报。从目前国投信托的艺术品信托计划来看,都给投资者带来了不错的回报,但是,任何投资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国投信托并不会去宣传或是承诺这种回报以误导投资者。

目前艺术品信托计划在国投信托产品中所占比例还比较小,没有成为国投信托主要的盈利点,吕益民表示,国投信托未来也不会把艺术品作为信托业务的主战场,只是通过金融手段实现艺术品资产的流动性,为藏家、艺术家和投资人构建一个可以融通的平台、渠道,以后还会不断创新,开发新的产品,甚至是挖掘新的投资领域,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需求。

艺术品金融化的瓶颈

吕益民最近重点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将艺术品纳入国家的资产负债表。尽管中国拍卖市场已经活跃了20多年,但由于国家没有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对艺术品如何定价、记账、登记等没有做出相关的规定,从而没有给艺术品一个资产的名分,所以既不能抵押融资,也不能投保,艺术品资产的身份不能得到确认。

吕益民说,艺术品像其他资产一样,也是国家财富的一种象征,如果承认艺术品属于国家的一种财富,那么为什么不把它列入资产的行列呢?

当然,艺术品作为一项资产,目前最大的障碍是如何估值和鉴定。由于没有一个公认权威机构对艺术品的真假进行鉴别,使当前的艺术品市场真假难辨。吕益民表示,西方国家同样存在这些问题。艺术品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很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去衡量,但是只要承认艺术品是一种资产,相关的法律法规逐步完善健全,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吕益民还表示,包括艺术品鉴定、估值、财产登记,以及以理财为目的的金融机构投资者在艺术品买卖过程中的税收规定等,都需要进一步规范。比如,国外几乎每一件艺术品都会有自己的故事,什么人在什么时间拥有过这件艺术品等,都有登记,而我国由于财产登记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目前实现不了。

他说,艺术品金融化仅仅是一个尝试,以后能不能形成一种趋势,能走多远多快,还不能确定,因为这要取决于国家法律环境和政策的支持,而目前,在这方面几乎是空白的。

“所以,我们希望国家在这方面有一些比较明确的法律法规来指引,能够引导市场健康发展。”吕益民说:“我们就像小的幼苗一样,刚刚开始破土长出来,无论是对艺术市场还是对金融市场来说,都是新鲜的东西,还需要大家更多地去呵护。”

信托业本身就是一门金融艺术

国投信托是国内艺术品信托计划的先行者。最近,其他几家信托公司也开始关注这一领域。

“前一段时间,有好几家信托公司都来我们这边交流、取经、学习。大家一起来把这个市场做大,这是好事。”不过,吕益民也有一些担忧,艺术品市场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市场,大家一看好这个行业,全都涌进来,稍有不慎容易把牌子做砸。

“现在信托这个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家"生病"全行业都"吃药",”吕益民说,“艺术品市场也充斥着假冒伪劣品,哪一个环节都不能掉以轻心,哪怕只有一家信托公司做坏了一个项目,出点事,有可能整个行业就被叫停业务、被整顿,也有可能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这些都是信托行业、信托公司所不能承受的。”

吕益民说,其实在国内所有的金融机构中,由于信托公司的制度所决定,信托公司对风险的控制最严格。以前,信托业总给人“坏孩子”的印象,但是自从经历几次整顿,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颁布以来,信托业出案件的比例是最低的。

说到对于风险的控制,吕益民的声调和语速都有所加强。他强调,自从国投信托2006年迁址北京以来,一直保持不良资产为零、所有信托产品都能如期兑付的良好信誉和经营业绩。

信托公司严格的风险控制,并没有扼杀信托公司的创新能力。平时,吕益民经常跟员工说,从事信托行业尤其需要创新能力,需要激情。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信托行业没有自己专属的领域,它必须在各金融机构的夹缝中求生存。所以,每一个信托计划都必须要求你有创新能力,在别人认为不可能的地方找到能够生存的空间。

“从黄金到红酒,再到艺术品,我们都做得很好,把别人认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做成功了,这就是创造力的体现。”吕益民说,国投信托给每一个员工都提供了发挥创造力的空间,大家可以尽情地发挥聪明才智。

对于创新和艺术,吕益民有自己的理解。谁说艺术家只是一些特定的人?每一个人都是艺术家。他曾办过一本企业内刊,名字就叫《信托艺术》。寓意很简单, “信托本身就是一门艺术,一种金融的艺术,你要把信托这个行业当成一种艺术去欣赏它,去创造它,才能把信托做好。否则,你只能跟在别人后面走前人走过的路,嚼别人吃过的饭,永远没有创新。”

在开发新的产品之前,吕益民要求国投信托的业务人员必须努力补习这个领域的专业知识。在发行国内第一款黄金信托计划之前,吕益民和国投信托的员工专门去学习黄金投资知识,并通过考试,获得了“国家注册高级黄金投资分析师”的证书;在发行国内首款红酒信托计划之前,专门邀请红酒专业机构来公司讲解红酒的生产、品鉴、收藏、投资等相关知识;在研发艺术品信托计划时,他们更是补足了功课,聘请专业机构来公司讲课,频繁地参观画展和各种拍卖活动,学习艺术品相关知识。

吕益民开辟艺术品信托领域,也与他本人对艺术品多年的爱好分不开。在他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墙上挂有数幅油画作品,墙角还摆放有一些作品。除了油画创作以外,吕益民还爱好摄影。他在摄影、绘画等领域小有所成,其摄影作品和油画作品也受到一些专业人士的好评。采访中,吕益民还向记者展示了几幅作品,作品意境独特,富于感染力。很难想象这些作品均出自无师自通的业余艺术创作者之手。

为什么有人喜欢欣赏,或是爱好,甚至痴迷艺术创作?吕益民说,这是因为艺术能激发人的想象力和拓展人的创造力,艺术能体现人的内心世界。“你看,一些金融家,平时都是西装革履,非常严肃,从事的金融业务看起来非常刻板、教条、冰冷,但是他们其实也有一种艺术家的激情,甚至有的监管部门的领导,也有利用业余时间进行艺术品创作的爱好,这本身就是金融与艺术结合的例证。”

吕益民表示,国投信托还会持续不断地开发艺术品信托计划。他相信有国投信托这样创新、激情的团队,一定会为中国艺术品金融化事业做出更多的事情,在中国金融界和艺术品市场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3d打印机图片

控制器批发

第三方物流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