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闻风征地村民掀起植树热

发布时间:2020-09-30 07:08:50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闻风征地村民掀起植树热

春暖花开,不见新枝。一排排光秃秃的大香樟树、桂花树密密麻麻地栽种在山头,不是为了迎接春天,而是等待拆迁征收。

在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冠山管理处天源村,一些村民听闻政府要征收土地,耗费巨资运来大量的樟树、桂花树、银杏树等移栽。

知情人士称,当地村民的这股“植树热”,与此前部分村民“抢栽抢种”曾获得赔偿有关。

专家表示,给予“抢栽抢种者“补偿,容易引发负面典范。不管是前期的土地规划还是拆迁的认定以及最后的补偿,都需要一个透明、制度化的法律流程,对存在骗补的,应该给予打击,这才是解决乱象的根本之道。

地上密密麻麻栽了很多树

旱地种树为哪般?

3月,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作为一年一度的植树月,各地都会开展一系列植树活动。

然而在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冠山管理处天源村,这里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我们24小时轮流值班,防止村民运树栽树!”3月29日上午,位于南昌市经开区小微大道与建业大道十字交会路口,几辆城管执法车时而静止观察过往车辆,时而来回村子巡逻。

植树的季节,为何要禁止村民栽树?

十字路口竖立的巨型告示牌或许可以给出答案。

告示牌显示:“儒乐湖(产业)新城规划面积28平方公里,东至赣江,西至皇姑路,北至儒乐湖大街,南至建业大道、英雄大道。2016年计划完成征迁面积约20万平方米,启动15个重大重点项目。其中,包括5平方公里的新能源汽车城、2平方公里的南昌光谷、1.5平方公里的现代物流园等产业基地建设。”

“由于天源村被纳入产业新城征收范围,部分村民动起了‘歪脑筋’。”据知情人王定(化名)介绍,为了多得些补偿款,有人开始连夜从外地运树来栽种。

在天源村汪家自然村北面一座山头上,一块块旱地上密密麻麻栽了很多树木。

其中一块1亩左右的旱地上,种植了近百棵樟树。即便是在春天发芽期,也未见一片新枝树叶,只有光秃秃的树干。

新法制报记者用皮尺测量了一下,樟树的胸径大多在15~40厘米之间。

在这块樟树林的旁边,还有一块“银杏林”。

“这哪是种树,分明是下饺子!”王定一边测量,一边介绍称,不少银杏树之间的间隔不到一米,树干与树干交叉种植。除了树干之外,银杏树亦没有树枝树叶。从每棵树的编号上显示,树木直径为15~35厘米。

调查中,新法制报记者走访了天源村下辖的王家自然村、汪家自然村、潘家自然村、毕家自然村,均发现旱地内有新种植的树木,包括桂花树、枣树、红叶石楠等。

为了证实上述树木都是新栽植的,王定将记者领上了山头,只见山顶道路上散落了几棵已打包尚未栽种的樟树,山体已然伤痕累累,依稀可见重型货车碾压过后留下的车辙印。

村民与城管“躲猫猫”

王定的说法,得到了城管执法人员的证实。

“太多路可以进村进山,我们也是首尾难顾。”冠山管理处执法中队执法队员裘名阁对记者说,中队总共只有15个人,3月初开始,他们安排了10个人“两班倒”在天源村值班和巡查。一旦发现有人运输树木进村进山,他们便会依法查扣,但村民经常与执法人员“躲猫猫”。

不过,执法人员进驻村子之后,偷运偷栽情况已大为好转。

对于汪家自然村北面山头批量种植的树木,裘名阁称,这都是村民于今年2月下旬栽种的。

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当时,有人专门负责联系调运树木从中赚取差价。最初是从湖南、浙江等周边省份调运成年树木,后来由于需求量过大,于是又从云南、贵州、四川等地调运树木过来。

“有的村民甚至花数十万元购买上百棵樟树,也有花重金购买名贵树种的。”该知情人士透露,其目的是冲着补偿款去的。

对此,天源村支部委员毕可安称,冠山管理处、村委会曾多次上门做村民的工作,劝诫村民不要花钱运树栽树,已经栽种的限期移走,否则后果可能血本无归,但有些村民置若罔闻。

前期补偿引发村民抢种树?

由于在控制村民运树栽树方面管理不力,3月16日,天源村委会主任潘长明被停止职务。

据潘长明介绍称,2014年10月,南昌国土资源局发布公告,征收冠山管理处天源村境内419.869亩土地,用于铁路货运物流项目建设。

至今仍刊登在南昌国土资源的官方网站上一则公告显示:“被征收土地四至范围内的土地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在公告发布之日起三十天之内,持土地权属证书或其他有关证明材料到天源村村委会办理征地补偿登记;凡是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现场调查后,抢建、扩建的建筑物及地上附着物不予补偿。”

但是,这则公告特别强调的“抢栽抢种不予补偿”没有得到执行。

2015年3月19日,一份由冠山管理处签收的《天源村铁路货运物流项目非法移植苗木调查摸底表》显示:“村民王某等新栽1844棵桂花树;村民王某华在天源村养猪场附近栽种樟树322棵、桂花树478棵。其中,胸径25~30厘米樟树238棵、31~40厘米樟树66棵……”

2015年7月,南昌市经开区冠山管理处党政联席会《会议纪要》第二条明确:“王某华栽种的322棵樟树由冠山管理处收购,树木补偿资金计币29.6万元在区拨铁路物流园专项资金列支。”

手拿多份汇款记录的潘长明介绍说,王某获赔47.9万元、王某旭25.7万元……后来,其他违规抢栽抢种的村民也纷纷获得了补偿。

“如果不是政府之前赔偿抢栽抢种的村民,现在也不会引发大范围种树的情况。”潘长明说。

新法制报记者也接触到一些参与种树的村民。

“我家投资了20万元种树,主要是看到之前有人赚过钱。”该村民说,他从此前获赔的村民得知,投资20万元,至少可以补偿到50万元。

强栽强种树木将全部推掉

对此,冠山管理处党委书记汤福根说,政府部门确实补偿了一些村民抢栽抢种的树木,但那只是给予一点成本性补偿,后来他们还把树木回购,移栽到了指定位置,并且很好地存活下来。

“我认为两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汤福根认为,前期补偿不是引发现在“植树热”的直接原因,而是由于部分村民在利益驱使下铤而走险,他们不是为了植树而植树,而是为了骗取补偿资金。

“村民偷运的大树均未办理木材运输证,也没有保护桩等专业种植保护技术。”汤福根称,下一步,针对乐湖(产业)新城项目内强栽强种的树木,他们将全部推掉,并且不会给予任何补偿。

潘长明则表示,通过村里摸底调查,估计强栽强种的大樟树1000棵以上,10厘米以上的桂花树和其他大大小小的树苗在数万棵以上。如果按照之前的方案补偿,政府得支付巨额补偿;如果不补偿,又可能引发新矛盾。

南昌市林业局林政处有关负责人受访时也表示,《森林法实施条例》第35条规定:“从林区运出非国家统一调拨的木材,必须持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核发的木材运输证。木材运输证自木材起运点到终点全程有效,必须随货同行。”

同时,《森林法实施条例》第44条还规定:“无木材运输证运输木材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没收非法运输的木材,对货主可以并处非法运输木材价款30%以下的罚款;承运无木材运输证的木材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没收运费,并处运费1倍至3倍的罚款。”

骗补行为应予打击

“造成天源村遍地种树的尴尬局面,这是相关政府当初有法不依、有令不行引发的苦果。”江西财经大学法学教授王柱国指出,从抢种抢栽到强种强栽,如果当初有关部门依据征地补偿方面的法律法规和《森林法》的相关规定,对前期无“木材运输证”运输木材的村民依法处罚,对涉嫌骗取补偿的部分村民不予补偿,对偷运偷栽者坚决打击,而不是充当“和事佬”,给违规者给予“补偿”,就不会引发负面典范。这样的施政,也背离了依法行政的要求。

实际上,“拆迁骗补”的行为就是在侵占国家财富,吞噬全民财产,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平原则。不管是前期的土地规划还是拆迁的认定以及最后的补偿,都需要有一个透明、制度化的法律流程,对存在骗补的,应予打击,这才是解决骗补乱象的根本之道。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授曹基武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移植胸径较大的樟树程序复杂,长途调运可能造成苗木失水,栽植过深会导致根部腐烂,栽植后未采取必要的修剪、疏枝、保湿等措施,也会造成苗木死亡。可见,这样大量移栽,其目的已超出了正常的植树范畴,应该是另有所图。

曹基武称,1亩土地至多栽种40株樟树或银杏树,1亩地上种植了上百棵樟树(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银杏树(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它们会因为争夺水分、养分而“自相残杀”,此举无异于扼杀植物,破坏生态平衡。

曹基武呼吁当地有关部门立即采取其他措施予以保护,而不是简单地推倒了之。

文/图 新法制报首席记者付强

幻兽起源破解版

百战封神变态版

江湖风云安卓版

剑网3指尖江湖手游